别把工作找得像在谈恋爱。
发布时间:2020-07-20 15:39
游水开始
 
 
一。
 
办离校手续的一天,线上答辩还没开始,我在学院办公室打印表格,听辅导员问同在办公室的班长,“班长工作找到没?”
 
班长正在整理毕业材料,“找到啦,在xx单位上班,今天请假过来的。”
 
辅导员又说,“哇,恭喜啊,班上超过一半人工作都还没着落呢。”
 
我已经在盘算,如果老师问我,我该怎么回答,后面显然是我想多了,他并没有要问我。
 
对比起事业单位来说,我的自由职业,在老师看来只能算作不务正业。
 
接下来的两个月,班干部和辅导员们每日轮流在班群上转发招聘信息,有时候会附带一些内推码。
 
群里从来没有人回应过,我有想过,会不会也有人边看边打开邮箱,把那份从未改过的简历,像投到海里一样,再投一遍。
 
我不确定。
 
能确定的是,在这个特殊到没有毕业典礼,没有学士服和毕业照的年份,有不少人仍「闲置」在家,操持着同一份的焦虑。
 
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是打开各大招聘app,boss直聘,前程无忧 ,拉勾,都刷过一遍,没有回复,嗯,放下手机,闭眼继续睡。
 
翻来覆去都没有再睡着过。
 
二。
 
我之所以那么清楚,是因为我在休学两年后,也赶上这一年,加入了应届毕业生的大潮,成为找工作的一员。
 
在接触了投简历和应聘之后,连小红书都在给我推送找工作的内容。
 
我每每点进去看一次,下一次系统就会给我推送更多。
 
我大概能理解了那种情绪,就像被无数个焦虑泡泡笼罩。
 
没有人是真的在享受,眼前这难得一遇的闲暇时刻。
 
都想定下来。即便定下来,未必快乐。
 
越讲 我就越发觉,这与找结婚对象过于相像。
 
我的直系师妹兼室友老张也在找工作,从开始求职的那天,她就满心欢喜的列好了自己的每一项需求。
 
公司的位置一定要在CBD,离地铁不能超过500米,只去大公司,创业公司不考虑。
 
细到五险一金交多少,她都有一定的标准。
 
想做自己喜欢的,得有比较自由发挥的空间,上司不能太傻逼。
 
有时候我觉得她不是要找一份工作。
 
像是要找一个完美伴侣,要有房有车,还得在市中心。
 
老张在学校有很多经历,又是学媒又是学生会的,拿过不少奖,大一开始在报业实习。
 
在同系学生当中,她是有选择的资本的。
 
但这种自己认为的资本,校园氛围中渲染出来的厉害,其实换到社会,转个城市,那可能只是一份5秒就被刷过的简历。
 
就好像高中总感觉自己是穿校服里最特别的那一个,上了大学就淹没在无数美妆长腿高跟鞋的竞争对象里一样。
 
三。
 
到广州三个月之后,她打电话约我出来。
 
其实在她列那些条件的时候,我已经预估到这么一天。
 
毕竟我身边同龄的朋友圈子,都已经工作了两年。
 
这阵子她也经历了一遍,从「boss直拒」到「前程堪忧」。
 
面试问的问题已经形成模版倒背如流了。
 
谈话中我发现,她那些所谓的标准一再的降低。
 
比如关于公司规模,原先她的筛选条件是「500-2000人」,后来开始降低到100-500人。
 
跟我见面的那一天下午,她刚面完一个100人以下的科技公司。
 
跟她预期的条件都不太一样,而因为疫情的原因,工资也被一压再压。
 
写着6k-10k的薪资,其实指的就是6k。
 
可以谈条件的,至少都要有1-3年以上的工作经历。
 
最打击老张的是,导致她必须找我谈谈的是——
 
有一次她去面一个品牌公司,二面时,总监要她想一个具体的活动方案,一般人都是问个框架,但是对方却细化到每一个执行细节,以为文案内容。
 
整个面试长达四个小时。
 
出了那栋大厦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。
 
好在她也花了整整一周做准备,面试她是超常发挥的,面试官也一直点头,满意的样子让老张吃了定心丸。
 
三面HR谈了薪资之后让她回去等消息。
 
第三天她忍不住私聊了hr,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。
 
后来她上职场点评app去看公司评价,发现有很多人也遇到相似的状况,有人说这家公司其实根本就不招人,只是想要「收集」一套套意见与方案。
 
像终于遇到一个还行,可争取的对象。
 
花了一周把一个公司的资料咀嚼一遍,把所有产品研究一遍。
 
最终那种「错付了」的失恋感,让所有信心在一夜之间打道回了府。
 
四。
 
而那些找到工作的人,可能也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了。
 
我跟阿奇约在上海见面的那天,他放了我飞机。
 
自由职业两年的我已经习惯了,一直在等别人下班,有时候等到9点的晚餐,有时候等12点酒吧。
 
真的见到面,是准备离开上海的那天下午,我们去看展,在外滩附近。
 
我约他去看展,他却没有打起兴致,以至于我差点忘记,他是一个美术生。
 
阿奇在一家公司里做设计,以前他在国外读插画,天马行空想象力,而到了国内,被框在一个科技公司里面 ,看起来像一个套了模版的工具人。
 
工作三个月他说,“怀疑自己根本不会设计,又或者是我不懂国内的东西。”
 
我劝他应该去找更适合他风格,更艺术性的公司。
 
但那家他很喜欢的公司,只能给到三分之二的价格。
 
收到期许的那家公司电话,他在地铁上,先是兴奋,接着犹疑,第二天回绝。
 
“如果舍弃一切现实因素,去我喜欢的公司,做喜欢的事,最后还是失败,那怎么办?”
 
问倒我了。
 
跟很多刚完成身份转换的大学生一样,都会面临一个问题,要把爱好变成工作,还是要维护爱好的白月光地位。
 
其实没有标准方案与答案。
 
尝试过将两者结合的朋友 ,她们一致告诉我,
 
“没有一份工作是完美的。你每一个选择再慎重,最终都是要失望的,不管是不是遵从自己爱好。”
 
也许职业跟爱好挂钩,每天上班会更有动力,但带来的失望,也可能是双倍的。
 
五。
 
前几天我接到国内一家大厂三轮面试,最终因为薪资原因,我拒绝了那个offer。
 
尤其是当HR试图说服我的时候,我变得警惕且抗拒。
 
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会立刻拒绝。倒不是少了几k会活不下去。
 
以前我是不顾一切投身爱好的人,现在不知道算俗气了,还是聪明了。
 
想来想去只想到一个原因,不想让自己有一种“舍弃感”。
 
刚毕业的人常常会把工作处成恋爱的感觉。
 
将“爱好”“感情”“工作”“报酬”缠绕不清,会让人很难受,尤其是让其中一个,为另一个让路。
 
最终都不会开心。
 
爱好是爱好,工作是工作,完全可以交叉,也完全可以独立,没有人规定,工作绝对要为爱好服务 。
 
如果你实在很怕受伤,不如当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,让工作先只是工作。
 
写到这里。
 
我知道很多人现正处于一种自我怀疑,信心出走的状态。
 
也许你正在刷新你的求职app,怀疑是不是系统内分泌失调了;
 
也许你已经开始想,我是不是高估自己了。
 
我知道很多应届生会把第一份工作看得像挑人生伴侣 那样重要 。
 
我想说的是,其实做出一个工作选择,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影响那么大。
 
这一个选择也并不会因此给我们人生定调。
 
不必把工作找得像谈恋爱。
 
先给自己稳稳的透一口气,往前试一试,错了,顶多我们退两步再选择。
 
加油,等你消息。